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出生在同志家庭的小孩有什么不一样?
提到同志的小孩,一些人就会开始担忧一个问题:这些小孩,他们的成长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电影工作者Maya Newell(她的成长背景就是被两个妈妈养大的)和Charlotte Mars 发现,大家其实还是从自己的逻辑出发去评论他人,他们担忧的同时,其实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群体的声音:这些孩子们是怎么想的。
所以,这几年他们追踪拍摄了四个这样的孩子和他们的同志家庭的生活,完成了纪录片同志宝贝《Gayby Baby》
纪录片上映后,艺术家Casey Legler和摄影师Jez Smith又与《Gayby Baby》团队协作,拍摄了系列照片集《GAYBIES: We Are Not a Hypothetical》(同志家庭的孩子:请倾听我们的声音)拍摄对象是许多由同性家长抚养的孩子们,包括纪录片中那些家庭。
但在纪录片发行时,却以不一样的方式引起了公众的注意力,报纸The Daily Telegraph在头版发表了一篇报导,说明学校放映因家长抗议而取消。而后陆续就有政府发出禁令,禁止校园放映这部纪录片。
于是就有一系列的对这些同志家庭小孩
Ebony, 16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人们对你的人生做各种假设,还扔统计数据给你,然后他们说啊说啊说啊,好像很有道理,但最终根本没有谁了解我的家庭,除了我自己。
我也参与了Gayby Baby 的拍摄,纪录片刚开始拍的时候我才12岁,现在我16岁啦。我有两个弟弟,Ashaan 现在5岁,Seth 是12岁——还有小Makaya,他才刚8个月大。
Ang 今年40 岁,妈妈是36 岁。其实一天到晚都能听到类似「同性恋权益」的话,但每次这些东西都让我很想笑。我的妈妈们拥有的唯一权益就是哄小Makaya 睡觉,啊还有催我们几个做作业啊,还有等到成绩下来的时候因为发现我们什么都没作而生气。
这部纪录片里是否讲到真正的「同性恋权益」了呢?我还是有点怀疑,因为好像只讲了我们的日常,而且Maya 跟拍了我们好几年,如果谁有权益受损的话的话,我倒觉得可以问问他。
Seth, 12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不管别人说什么,别让他们打击到你。自信的笑笑,如果有人说你家很奇怪,什么都不要说,继续好好生活。
我有两个妈妈。我姐姐叫Ebony,弟弟叫Ash, 还有最小的弟弟Makaya。我一年级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的家庭和别人不太一样了。
在学校,不是会朗读圣经的圣经课吗?那种如果不特意发邮件去请假, 就都要参加的那种,那时候我妈妈们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我就去了。
有一天,他们就说「如果你有同志父母,或者你是同性恋的话,那就是一种罪恶。」这真的是一记重重的打击,有点把我敲迷糊了。虽然回到家之后,妈妈跟我讲了很久很久的话,聊了特别多的天,Ang 还给了我一大盆冰激凌,但在这之后,我就知道自己的家庭和别人的不同。
不过说真的,我没有特别特别在意,因为我觉得我们家特别好。我宁可我们「虽然不同但很开心」,也不要不开心的「正常」家庭。
Ashaan, 5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我是Ashaan,我有两个妈妈,我生日会收到两个礼物喔!
Jesse, 23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人如果自己都为这些『不一样』而自豪,就不会有人会歧视你。躲什么躲呀,做自己就好了。
我的家,有两个妈妈,Louise 和Margaret,我弟弟Raj 和我亲生父亲Paul 组成。我们家最赞的地方,其实就是它既与众不同,又没什么不同。
如果这个纪录片是在我还在学校的年代上映的就好了,那我应该就不会像以前那样,不得不为此撒谎,编造关于我们家庭的故事,或者向别人解释另一个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女人是谁了。我大概可以更真诚一些吧,不管是对我自己还是我的老朋友们。因为如果自己都为这些「不一样」而自豪,就不会有人会歧视我了。
Gus, 14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别听那些有钱的白人政治家鬼扯,爱你的家就好了呀!
我的两个妈妈,Jen 和Jamie,还有个妹妹Rory。我家超棒,她们都超爱我。我们是个普通家庭——稍微有点儿邋遢而已。
礼拜三我起床之后,发现她们俩有点小心烦——当然啦,是因为看到《每日邮报》那个头版——大概是因为她们本来以为那个纪录片会对同性恋运动多少有点儿帮助的吧(结果并没有)。但是我当时觉得好酷哦!头版耶!
Vivienne, 10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坚定你所相信的,别被击倒。
我有三个妈妈:她们是Fiona、Jam 和Gina——还有个总是很烦的哥哥叫Bruno,一只叫Jasper 的喵,和另一只叫Flash 的猫,一群长满虫子ˋ的生物住在一起。我爱我的三个妈妈,因为她们每一个都超不一样!
我的妈妈们,一个是坚强的铁匠,一个在新南威尔士健康部工作,另一个是作家。在学校,有时人们会说某种行为「好gay 哦!」或他们称呼别人为同性恋。我试过让他们别这么做,但并没有什么用。还有一天,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也说了「这好gay 哦!」这样的话,我跟他直说「这超级不礼貌。」
Rory, 8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正是因为大家都各有不同,所以大家才是平等的。
我家就和别人家一样一样啊,生活里有好有坏的。头条的事儿,我有一半是开心的,因为毕竟是头条呀,还有一半不太开心,是因为他们对同性恋家庭的用词和逻辑都还是超刻薄,这些有莫名其妙的反对意见的人,都一定没去真的看过这纪录片。因为,如果看过《Gayby Baby》,他们就会真正知道,正是因为大家都各有不同,所以才真的众生平等。
Brenna, 19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我希望那些和我一样,被同性父母抚养大的小孩,都可以知道,你会比普通的大人们,更加能够理解什么是多样性,什么是接受,什么是爱,真正的爱。
我八岁那年,我和我的父母去上了一集《幼稚园》(澳大利亚儿童电视节目)。别的父母们看到这集节目之后,抗议声很多,所以对于争议啊什么的,我其实挺适应的。尽管如此,看到这种反感同性恋的言论居然上了大报纸头版还是挺恶心的,其实有还多人都支持同性恋家庭的。
看了这个纪录片,我的家人以之前从没有过的方式出现在了萤幕上,我觉得真的真的无比的自豪。
Dylan, 13岁;Matt, 16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对那些和我有一样的家庭的人,我想说,你们家和世界上所有的别的家庭都一样,甚至还更好一些,因为你有来自她们的双倍的爱,为此骄傲就对了。
  
Dylan: 我有两个妈妈,她们已经结婚了,一个快结婚的爸爸,和一个马上要变成我继母的妈妈,一个哥哥,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我的妈妈们是在纽西兰结婚的,然后回到澳大利亚办了婚礼,我哥哥和我还在婚礼上做了小演讲。
对那些和我有一样的家庭的小伙伴们,我想说,记住,你们家和世界上所有的别的家庭都一样,甚至还更好一些,因为你有来自她们的双倍的爱,为此骄傲就对了。
Matt: 妈妈们当时想在澳大利亚结婚,但在这里,同性恋婚姻还没有被法律允许,我们相信它会的,但还要很久,所以,她们去了纽西兰注册结婚。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还要跑到海外去,一个无亲无故的国外。
  
后来她们回国,办了一个盛大的特别好玩的婚礼。大家说 《Gayby Baby》有政治性,不应该在学校放映,但其实里面只不过都是一些和我一样的小孩,根本没什么啊。
Sunnai, 16岁
出生在同性试管婴儿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谁要当普普通通的一般人啊,多无聊。做与众不同的人是很特别的一件事,因为那样就能够在很多很多的爱里长大,对爱与宽容有更多的体会。
我有两个妈妈,还有生活在墨尔本的提供精子的爸爸和另一个妈妈。我从小就一直参加雪梨的同性恋活动。
当我四岁的时候,为我们这些小孩准备的主题是绿野仙踪。妈妈,Lil 和我都装扮成铁皮人,我们把全身都涂成了银色。这是我到现在最喜欢的一次活动。
思普乐SPREAD,作为优质的全球辅助生殖服务商,我们和美国、泰国、格鲁吉亚等多家知名的试管婴儿医院合作,我们清楚知道每个医生实际操作水平还有护士团队的服务水平,也了解每个医院的实际成功率。如果您对于将要选用的试管医院还没有头绪的话,我们会很乐意向您推荐跟我们合作多年,并有着实际高成功率的诊所,欢迎您致电400-677-7323,关注“思普乐SPREAD”公众号,第一时间获取试管婴儿咨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Get A Quote

给我们打电话或填写下面的表格,我们将与您联系。我们努力在工作日的 24 小时内回答所有查询。